2017/4/10 00:00 共決經濟 - 目前困境 POLO POLO   1597  

我反對UBI,因為它的無法解決造成貧窮的問題核心,而且用100年前的福利思維,企圖來解決今天資訊科技世紀面臨的新經濟困境。

而推動「新經濟」的運動者們,應該起身反對UBI(無條件基本收入),因為你們背「新經濟」核心,反向而行了!


「新經濟」核心,不就是希望推翻過時的資本主義,讓人類文明擺脫貨幣及少數資源掌控的貪婪制度所愚弄嗎,結果你們竟在支持資本主義的補救系統?

UBI完全搞不清楚問題核心出在哪裡

UBI不是新經濟論(理論100多年前就被提出),它更不是新經濟的過度系統,目前經濟困境根本不在錢本身,錢只是制度(目前的經濟系統)運作後的結果,如果從「錢」觀點出發,就是錯誤,而且從核心就歪掉了。

在台灣多數人以為今天面臨的經濟困境:工作不易,導致收入過低,甚至沒工作是問題所在,因而希望政府能夠無條件發錢,讓大家每月都有一定收入,包括經濟困難的族群,如果政府提供這個金錢保障網,社會文明就會無限美好。


但事實上今天的經濟困境是,整個國家資源與權力(權利)被少數人壟斷,加上這群少數人缺乏社會整體發展意識只顧營私,導致整個社會的合作與分工機制失靈,這才是核心所在,我們需要建構適合科技時代有效的社會合作系統,這才是正確有效的方向



造成許多人的痛苦並不是錢本身,而是這些制度是怎麼被設計出來,那才是問題的真正核心。保障無虞的基本生存(住、食、行、教、醫)才是核心,讓資源正義化才是重點。

當資源依舊由少數壟斷,底層從UBI拿到錢瞬間就回到權貴手上,這是助紂為虐,且真正實行UBI後反而會讓貧富階級更為牢固,而且是讓底層永遠貧窮。

當我們只是不斷去填補這個洞(底層無法獲得自主生存的資源權倒致無或低收入的貧困),如果我們不去解決源頭的成因,這個洞只會越來越大,到時大家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就得爭取UBI金額的提高,結果就把大家的精力全用在錯誤的地方,而這種錯誤會讓哪群掌握資源的少數人卻喜不已,因為它(UBI)讓應該被資訊科技民主時代淘汰的資本經濟運作模式(封建經濟組織)系統,卻得以繼續安穩地存活下去,這才是真正看清問題的人,需要站出來極力反對的地方。

到時誰在支持UBI?

初期是一群不懂經濟或天真人士,後期就是生意人,菁英(掌握社會資源者)開始會反對、但經濟崩壞時影響利益後會轉支持,因為UBI到最後救的是資本家。

當自動化生產更為普遍,資源將被少數人更加壟斷,失業將無所不在,政府到最後只能撒錢給底層,讓他們有能力向資本家取得最基本的生存所需,當然UBI給的金額是無法讓您翻身的,多數人錢一拿到就繳給資本集團,也只有這樣資本世界才不會崩盤,實施UBI其實只會拖慢人類進入新文明階段(進化)的時程。

因為當低層無消費力時,企業也就瓦解,因此UBI會轉成以公權力讓資源掌控者取得無斷炊的資源,令其上層及下層都更加穩固,甚至UBI的金額是由資源掌控者在決定的。

北歐是先把造成貧困的核心因素先解決,如居住,教育及社會福利保障先建構到一定程度,才來考慮金錢救助機制,但是有一群人把UBI當成信仰之後,其他的學理、方案都視為威脅,無法用更新的角度與科學來看問題的本質,用一種簡單、投機、找一堆外國人來催眠信徒來助長聲勢,弄一堆協會向政府要經費或民間募款,推動UBI來捍衛你們的信仰,將讓台灣停留在金錢角力讓文明無法蛻變,就像雲林六輕地方為了些許的甜頭,後面就百年難以翻身。

UBI拖慢新經濟制度的發展時程

讓改革力量移轉到預算來源(稅)、低區性的小眾實驗(地方資源爭奪)及每月UBI應給多少的爭議上,過程會拖很久,遠超過「全民社會企業」發展時程,「全民社會企業」在5-10年就可能發揮影響力了,為何要把希望放在UBI身上?原來其他的新經濟系統無法實踐,發展幾十年都還停留在觀念推廣上,難怪看到什麼都當成救命稻草,就要抓一把。

放棄UBI吧,因為有更好的解決方案

我們可以很大聲地說,資本主義(無數微封建組織)即將被真民主科技文明主義(政商合一的科技民主協作組織)所取代,前者靠金錢在驅動,後者靠科技與(人)需求來驅動。


在資本主義過渡到新科技文明主義的過程,我們設計的一個叫做『全民政商民主企業』的系統,以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手段與資本企業進行競爭,而且是以大企業集團為鎖定對象,將其打敗後收回其壟斷資源,並將其釋放人員吸收,過程讓傳統資本主義企業家心服口服,甚至主動解散,當然我們會用國家法律的修改讓它的保護罩完全喪失。


大家一定很好奇怎麼能快速將一個財大氣粗資源豐沛的財團擊垮?


道理很簡單,所有的市場甚至是國家政權都是由『人』組織而成的,新經濟系統就是把每個人聚集起來,組織一個單一超大的合作系統,初期透過一個全民民主企業把大家組合起來,這樣就能主宰市場經濟,而且它是政商合一的運作體,同時連國家政權及各地方政府的權力一併掌握,這種全新的超大型民主政商系統(一家有2300萬人既是員工又是股東且掌握國家政府資源的公司,利益共生合作體),有哪家傳統的資本企業能與之競爭?


過時傳統的資本企業,是靠有限的金錢及封建低效方式運作,而新系統是靠人及社會需要及達成更好生活來推動,新系統連錢(金融)的用途及價值制度都能改造,而且低階勞動生產大量由自動化機器達成,這種從17世紀出現的資本系統,與21世紀的新文明系統,差距300的系統當然是無法抗衡。


如果你的腦袋清楚有點科技文明知識,請別浪費時間在過時資本系統補救的UBI方案,建立『全民政商科技民主企業』是你我這一代人的責任,讓我們及下一代人生活在全新的科技文明世紀,加入我們的新科技民主運動吧。



LINE_政商合一「全民民主企業」

連行政院都打臉UBI

2007/03 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會第二次會議整理摘要

實驗中的無條件基本收入的金額通常平均所得一半,遠低於生活所需,因此無法翻身。

行政院長林全打臉表示自己是財政領域,平均所得一半一年將近35萬(等於一個月3萬元),一萬人實驗就是35億元;用35億元作一年的實驗,預算送到立法院會不會被罵一頓?

如何確認哪些人來接受無條件收入的實驗?區別誰就是一個困難....

任何公共政策推動要先有社會共識,實驗要有一定程度的瞭解,實施會哪些限制、困難,怎麼做才可行,大眾對這種經費用途的瞭解與接受如何?

從社會福利的制度來看,對弱勢者有哪幾項要照顧,牽扯到管制的問題,例如要照顧醫療、吃的、住的,但一旦管制,社會福利就會產生很多的標準與浪費;但是,有時給他們一筆錢去自由運用,反而會更麻煩。

如果你家巷口有一個很窮的人,有一天你拿2萬元給他請他改善生活,買好吃的、穿一點衣服,他拿到很多錢,感激地不得了,他會謝謝你;但你兩個禮拜以後看到他,他卻還是一樣一貧如洗。你問他2萬元到哪裡去了?他會說:他拿到2萬元以後,高興不得了,馬上拿去喝酒、打電動玩具,雖然他現在還是很窮,但他真的非常愉快,所以還是很感謝你。因此從社會福利的觀點來看,並不是這樣,基本需求就是只有這幾項,但是對他(包括UBI)來說不是。如果每個月給他基本收入,一年是35萬,最後的結果卻是他的小孩子還是念不起幼稚園,這樣社會資源是不是被誤用了?

幫助弱勢者究竟是只要給他一筆錢去自由選擇就好,或是我們應該給他一筆錢但不要讓他有所選擇,我覺得這涉及到基本的討論。我也不認為所有的問題,都是可以靠UBI措施來解決的,這裡面可能會有很多的問題。

資料來源:https://sayit.archive.tw/2017-03-09-%E8%A1%8C%E6%94%BF%E9%99%A2%E9%9D%92%E5%B9%B4%E8%AB%AE%E8%A9%A2%E5%A7%94%E5%93%A1%E6%9C%83%E7%AC%AC%E4%BA%8C%E6%AC%A1%E6%9C%83%E8%AD%B0

PS.林全院長您錯了,UBI不是先進制度,它是資本主義下的可笑觀念,一個讓貧窮族群更穩固,讓底層不至於苦到起來革命的措施與麻痺的毒藥。